新功能与返回现世

      因为罗元生殿后,所以罗元生就是内奸。

      子虚乌有,却似有,实则莫须有。

      沙贾汗,张的话很简单,不一定你有,但只有你有最陆大嫌疑,所以你就是有。

      桖仇天魁几人听完,气不打一处来,栽赃嫁祸世间常见,却没见过有人能空口白牙的说出此种不要脸的话。

      “硓荒唐,沙贾汗,张,想你堂堂一夫子,饱读ᅑ诗书췹通达礼仪之人,居然说出如此荒唐的话,不但口说无凭,还讲出如此不着根调的话,你可对得起你夫子凮的身份”

      仇天魁气结斥责,他们怀疑沙贾汗,张好歹还在收集证据,可沙贾汗,张怀疑人连证据都不需要。

      ᰷ 罗元生也被气的不清,他这辈子还没受过这种侮辱,朝着沙贾汗,张吐了一口,道:㼫“老匹夫,你诬陷我ി是内奸全靠一张嘴哈!你这当面对质说白了就是你一人唱大戏,想怎么唱就怎么唱是吧!”

      쀀“你当我傻,还是当其他人都是傻的,话说抓贼抓脏,你可有我是内奸的证据?”

      沙贾汗,张冷眼瞟了一下罗元生,仰头쒤看向远方,道:“没有!老夫从一开始不就说了,一路上你都远离我们,就算你联系阿拉伯人,我们也不可能看到你做迢了些什么鋼龌龊之事,更不可能原路返回去查看”

      接着,沙贾汗,张话锋一转,突然质问罗元生,道:“倒是你!你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内奸,那你能拿出自己不是内奸的证据吗?”

      㯟罗元生岂能是内奸,他堂堂七尺男儿一身就不会做这种事,于是在沙贾汗,张质问的时候,罗元生理直气壮的说道:“当然!”

      “我~~~” 䖑

      刚说一个字,罗元生突然一顿,脑子漧里面一片空白。

      “等一下,我不是内奸的证据?”罗元生心中思考着,要说自己不是内奸该从何说起,一开始的安排吗?

      的确,一开㭳始安排罗元生殿后警戒是秴大家的意思,可这完全不能说明他不是内奸,反而说明他最有机会接触阿拉伯人,沙贾汗,张指责罗元生的理由也是这个原因。

      此刻,罗元生的脑海一片混乱,他努力想找到证据,却怎么都无法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,梁勇的义子不算,参与战斗也不成立,其他等等更加无法证明罗元生不是内奸。

      ꕾ  “我没有证据!”

      这一刻,罗元生才发现自己根本拿不出反驳沙贾汗,张的证据来,他从一开始就无法摆脱沙贾汗,张凭空捏造的嫌疑。

      刹时。

      形势突然逆转。

      罗元生芟被急的全身发抖,被气得贽口吐结巴,一直重复着:“我~我~我”可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      此样落在旁人眼中,各种表情精彩不断。

      拉苏尔眉头紧皱쓜,神色疑惑,几次欲张口却还是选蚿择了旁观。

      对于另两个波斯护卫而言,对质时两人具体在说什么都无所谓了,他们只看见罗元生像是被抓到了把柄,被䦉沙贾汗,张逼问到无法应答,而沙贾汗,张却气势正盛,显⣰然퉳他更占黮理一些。

      黛绮丝也惊愕的看着罗元生,她被沙贾汗,张的话绕晕了,只知道最后是罗元生无法应答,似乎无法对质一般。

      “罗元生!!” 廀

      黛绮丝此时的心情无比复杂,她脑子也很乱,连基本的思蘜维都无法做到。

      “糟了,这老东西用话阴了元生,这种㽊事怎么可能拿的出证据的!”与此同时,仇天魁心中惊呼,到现在他终于明白沙除贾汗,张为什么敢当面对质,为什么敢诬告罗元生。

      说沼白了,这就是沙贾汗,张利用䦎人们思维的盲区,故意把人引导到一个不可能有路的角落里,还偏偏要让人在这个角落里找到出路。

      沙贾汗,张表明上坦荡,也说明他早就计划好了珆,只要罗元生找不到自己不是内奸的证据,ꇤ从反面上来讲,这就是罗元生内奸的证据。

      他玩了一出没有证据就是证据的把戏,而且其他人还找不到辩解的理由。

      “鏆大璚意了,一开始就不该跟着他的话走,要说讲歪理,我们这些江湖粗人,怎么可能讲的过촋靠嘴吃饭的沙贾汗,张,是我们被这混蛋算计了”

      梁勇手中紧Ҫ握着烟斗,他也气得不清,可퇒就是没办法,因为他们无法帮罗元生洗刷污名,连搭话都找不到能说服人的理由。

      쭷 兵遇秀才,有理讲不赢,梁勇他们空有䗢一身本领,却无法对付一个胡髤言乱语的人。

      “胡说八道,你个老东西全是胡说八道,这种事鬼才能找到理由”

      心上人被几句紲话说的哑口无言,乌依古噾尔看着手足无措的罗元生就是心痛,她明知道罗元生不是叛徒,希望罗元生狠狠的驳斥回去,但她也知道罗元生根本不可能驳斥得了。

      罗元生被气得流出了眼泪,莫大的委屈无닚法揅发泄出来,他不是不想驳斥,是没办法驳斥。罗元生全身颤抖着,雇主们正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,他知道光凭自己这张嘴绝无辩解的机会,怒吼道:

      “老东西,你欺负我们没有你有学问,居然拿话阴老子”

      一辈都不会有的委屈感,这不是打不打得赢的问题,而是清白被玷污了,匚自己却无法洗刷这份污名。

      “好手段啊!沙贾汗,张!元生确实拿不出不是内奸的证据,难道你能拿出来不成,再说了,我说你是内奸,你能拿出自己不是的证据吗?”仇天魁陌刀墩地,刀柄深深地插进沙粒中,如此质问道。

      “滑稽”

      沙㠭贾汗,张道:“老夫说的话就是证据,老夫的猜测就是证据,既然他自己的反驳不了,这不正说明老夫的猜测是正确的吗?难道你仇天魁还要当着我们这些雇主的面,要偏袒一䊭个害死꿝我们护卫的凶手不成”

      接着,沙贾汗,张缓缓走到黛绮丝身边,再道:

      “还ᴰ有,你对老夫的横加指责更是滑稽”

      老夫在你们还是黄毛小儿的时候就服侍黛绮丝家族,几十年来忠心耿耿,就连家主对老夫都信任有加,小主一出生就把小主托付䧀于老夫,由老夫亲自教导保护,可以说老夫一直当小主是自己的亲身孩子,岂可做֣出威胁小主,威胁自己孩子毻的行为”

      “再则,家主明知此行凶险万分,他还专门把小主托付于老夫,告诫䃠老夫一定要护小主安全抵达大唐月氏,而你们,只是一群为钱卖命的人,是小主重金聘请来的外人,老夫为忠义,尔等슱为钱财,孰是孰非,岂是你可以相嫁提并论的”

      沙䮂贾汗,张口若悬河,字字诛心,他在此刻否定了仇天魁他们一路所作所为,用彼此出身!目的!来衬托出自己的高尚。反而,仇天魁一行人全部被他说成了为钱卖命之徒,贬义夹杂在话语中,一盆污水被沙贾汗,张直ʧ接泼在了仇天魁他们所有人身上。

      䴓沙贾汗,张已经豁出去了,诬蔑一个是污蔑,诬ŏ蔑一群也是污蔑,只要能达到目的,他不介意把仇天魁这些人全部逼走。而且,把仇天魁他们全部逼走,反而对沙贾汗,张有更大好处,到时候阿떑拉伯人只要轻轻一碰궢,这些波斯人就会束手就擒,岂不美哉!

      “你!!”

      ︦“老东西!”

      “老今天剁了你!”

      沙贾汗,张话刚옢落,一时间群情激愤,梁勇他们个个兵刃见了白,恨不得现在就杀了沙贾汗,张。

      “老子现在就要杀了你这老东西!”

      ៏ 덑 “什么钱不钱的都无囗所谓了,既然如此,你们的死活跟我们在也没有关系,大家就此分道扬镳,是独木桥还㩟是阳关大道,都自己去走”

      罗元生大喝,手中棍刀晃动,一脸凶相的ꗨ走向沙贾汗,张。

      然而,沙贾汗,张似乎早有准备,他见၏事情已经到了如此地步,当即躲在了黛绮丝身后,让罗元生找不䙣到出手的机会。

      的确,梁勇这些人是为了钱在卖命䷱,但也不是那种见钱眼开,忘嬥恩负义之徒,他们有自己的底线,有这一行人必须遵守的道义在魖。

      他们在被绌雇用之后,一路大小战斗,流血受伤,那一个皱过一下眉头,退一万步来说,就算他们被其他人雇佣,也不会一趟遇上如此櫆惨烈的生死大战,充其量对堗付几个马匪盗贼而얊已,怎么可能跟一支军队交手。

      但就算战斗愑艰辛,生死难料,梁勇他们也没独自逃跑,也没有丢下풐雇主保命,他们毅然决然的选择战斗到底,守护到底,这岂是三十金能换来的仁义道义,这岂是用钱可以衡量的侠义。

      然而,沙贾汗,张一盆肮脏的污水直接泼在他们身上,将他们的仁义侠义玷污,将他们坚守的道义踩在了脚下,湈这让梁勇他们如何不气愤。

      这一刻,气氛已经到了冰点,在沙贾汗,张的挑拨下梁勇等人杀气四謹溢,两个听不懂汉唐语言的波斯护卫赶忙护在了黛绮丝身边。

      갅拉苏尔也是焦急万分,他知道的实际很多,只是不愿意表态而已。

      拉苏尔在此事上看出来了,沙贾汗,张的真正目的绝对没安好心,但是导火索已经被点燃,两边的ⱁ人在此时出现了巨大的裂痕与不信任。

      拉苏尔张了张口,想说些什么,却发现已经晚了,现在他说什么萖都没用,只能在心ퟥ里埋怨到:

      ૤ 쩾“我该早就阻止这件事憈,是我谨慎态度害得事态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”

      黛绮丝虽然也觉得沙贾汗,张说的太过分了,﨔但她看着怒火难平的梁勇他们,又看了看自己导师沙贾汗鞩,张,突然大哭了出来:

      “请大家都住手啊!我们不是同伴吗?”

      她泪光暊楚楚的看着仇天魁,带着祈求的ᳯ目光,央求道:

      “仇郎君,奴家知道夫子的话很过分,但他是奴家的亲人,求你╏们不要杀了夫斧子,奴家为夫子的无理向你们赔罪了”

      说ꄄ着,黛绮丝跪在了地上,昂首低叩,哭道:

      “也请仇郎君不要抛弃奴家,不要抛弃我们,我们不是阿拉伯人的对手,㔡如果你们离开的话,我们都会死在这片沙漠里面的䯧”

      呜呜!!!

      뽽伤心的哭泣,自始至终,黛绮丝괉都想为仇天魁做点事,她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两边人兵刃见白这种地步,眼见两边人要打起来了,黛绮丝这才心慌意乱,这昃才发现事情不是她想得那么简单。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