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西方奇幻>

      这一局结束螻,李森没有进行复盘环节,让他们休息等待下一局后,暂棛时离开了训练室,留在座位上的四人,表情都带姍着一缕困惑。

      엡 PGC总决赛里,UFO被PCL围堵,一来大家Ậ都知道是为什么,二来为了公平竞技,PCL各队并没有进行跳点协商以外的任何约定,碰到類面该怎么打还是怎么打。

      可训练赛里被几支队伍合围,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      几人除了打训练赛,和其他队伍基本上没有接触,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有哪得罪到人൓;而且这种多队形成默契互不开火、共同针对他们䰐一个队伍的行为,更是违反了公平竞技的原뷔则。

      垁 刚才那局打得也是无比憋屈,刚落地就被三支队伍夹在矿场东部,饶是容淇岸枪法如神,在二层仓库拿W簜in94接连淘汰三人,最后也没能挽回败势。

      几支队伍似乎做好了进攻细分,每一侧的队螡伍只从自己那侧进攻,枪线角度也不追求展开,造成一种“几支队伍似乎看不到其他人,都只是专心在进攻成非捷他们而已ڇ”的假象。

      如果不是容淇岸早早看到西侧队伍㛼在马路收枪狂奔、油罐顶部另一队敌人也不开火的样子,众人只怕也难以看破。

      “教练说他去问问,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魏江靠在椅背上,无聊地转动着电竞椅,“咱们得罪什么人ꯠ了吗?”

      简清商正膬在看总决赛视频,听到魏江的话耸耸肩:“不知道,完全没有任何思路。”

      一旁容淇岸则专心致志왌地玩着“瞄准ꌬ英豪”,没有什么反应。

      唯独成非捷,脸色不那么好看,嘴角耸虊拉着詩,眉心也紧皱作一团。

      不会是父亲吧?为了干扰我训练?为了不让我打䒃职业?

      他心里隐隐有些怀疑,但此刻李教练还没回来,原因还没有定论,只好暗自郁闷着뚚。 㐀 ꢊ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,李森推开保姆间,向众人走来,脸上的神情透着一丝无奈。

      “我大概知道原因了,应该是个误会,不过暂时还没解ᰩ除,嗯……一时半儿也说不清,先打吧,敼具体的等今天训练赛结束再说。”

      “这盘盘被人包饺子,怎么打啊?”魏江闻言立刻抱怨到ક,“而且这也没法总结,总不至于我们比赛的时候也会遇到默契赛吧?”

      “没关系,”仩李森站到他身后,“后面两场比赛,你们不用再跳矿场了,用‘宇宙天空醧流’跳法吧。炚”

      “⿊宇宙天空流?那是什么?”成非捷暂时放下心思,有些好奇地问到。

      ㋡“所谓宇宙天空流,就是瞎찠吉尔乱跳。”魏江答到。

      “宇宙天空流”原爫本是老牌电竞绣游戏星际争霸中的一种战术,某次吃鸡解说在比赛中,讲到“对使用随机选点的战术流派怎么起名”的问题,提到一嘴这个名字,没想到后来众人逐渐就把随机选点的跳法,也称作是“宇宙天空流”了。

      “你说乱跳?那可不是乱跳,宇宙天空流打得好的队,才是㣬吃鸡这游戏里真正强的队。”李森弯下腰,看了眼魏江屏幕右下角的时钟,“你们快进房间准备吧,第五局要开始了。”

      几人停下各뚑自手头的事,㝀进⠍入训练赛房间。

      第五局ഀ很快开始,魏江调出地图,只见这局米拉玛的航线,是从地图右下角天堂港飞往左上角大E城,整体还算均衡。

      “教练,我们跳哪?”魏江问到。

      “就跳起点,天堂港蔾。”

      끎“啊?跳这么偏吗?”简清⽇商有些担心,天堂港物资虽然丰富,但因为距儫离﯅地图中心实在太远,除非特意为了练慢进圈的打法,T2级别训练赛里很少有队会去。

      这地方只要不是天命圈套脸上,在其他圈型里进圈顺位都很低,很难䛡抢到圈中心的好位置。

      楰“宇宙天空流,在ꊡ这种均衡航线下,只有起点和终点比较合适。”

      ᧊ 李森见学员们不解,耐心地解释到:“跳起点,你们就拥有最多的搜索时间,人家还在飞机上,你们都落地了,这是先发优势。

      “跳终点,你们可以看到大部分敌人选择的䷌方向,等圈型出来后,对哪边是崻弱侧的判断,准确率会更高。

      “但总体来说,我㢻还是推荐跳起点,这눅样即便被圈针对,也有更多时间去应对。如果跳终点,再碰到极限圈,ㄤ那就真的很难玩了。”

      魏江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一旁的だ简清商和成묾非捷倒是若有所悟的样子。

      緊 飞机起飞,四人ꓫ在航线起点跃䭳出机舱,环顾四킣周셭,果然并没有人会抢練这里,只有自己人的身影。

      忭“先拿车。”李森开口说到。

      ࣫ 载具在吃鸡这款游戏中,有着非同一般的重要地位,能否意识到载具的重要性,是区分一个玩家是否有游戏理解能力的分水岭。

      它既关系到队伍在不利圈型下,是否有转移的辽能力,又能在交战时提供紧急掩体,让乘员不至于完全干拉对枪。

      蕒 这个重要的东西,在吃鸡游戏中也是多次改版,除了增加过几款终新载具,最具革新意义的更改有两次:

      一次是将原本可以直接扫炸的车辆,改为空﮳血똑后还能再开五秒,之后再炸。 

      另一次则是提升了车辆的稳定性,乘客在车上瞄准时,准星不再随车身的颠簸而抖动。

      职业圈内一致뾴认为这两个改动是非陲常优秀的厄改动,前者为不得已只能强冲的队伍提供了一个可预测的反应时间,给他们以绝境求生的机会。 탼

      后者则直接大幅提升了穹载具的进攻属性,“切座杀”在赛场上出现的频率暴增,让比赛好看了许多。

      此둄外还有一些诸如熄火滑车之类的改动,也是可圈可点,但솛总体来忬说重要性还不及前两者。

      㫏四人听到李森的指示,纷纷降向身边的载具,然后开始在天堂港搜索。

      第一个圈很快刷新出来,中心点在圣马렇丁,算箼是个中部圈。

      ឧ 魏江⒄看着地图挠挠头:“咱们从哪进圈呢?”

       “你是指挥,你认为该怎么进?箽”李森并没有回答他,而是让他自己规划。 

      ꫅ “嗯……那就从Impala풑到矿场的这条路进圈吧!”

      耻魏江在地图上錿标出一䬽条黄色短线,李森见状微微摇头,这碮条路线实在是谈不上有什么规划,就是单纯的跟圈蹙直进。

      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打指挥这个位置,难道是听起来꣐很帅?

      ፩ “简清商,你觉得该怎么进?”

      听到李森对自己的提问,简清商连忙打开大地鄏图,思索片刻后标㷤出了自己认玡为该走的路线。

      “哦?”看着屏幕上那条沿着东ﳐ侧公路、远绕至小E城才第一次粳左转、最后终点在污水处理厂山顶的蓝色路标,李森不由自主眯起了眼。

      鮅 又是个意外之喜?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