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8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

      穉沈萧风自始至终觉得喻濯安靠近洛苓大是图谋不轨,便更不想自己亲妹妹被他占了便宜。

      “我来喂你。”꿢沈萧风说着便准备上前,但是刚迈出步子,喻濯安再次开了口,쭽“퐆教官说的是让子辰照顾我。” 䨇

      턅 䒎洛苓看着沈萧风站在原地脸\色铁青,干脆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喻濯安床边坐了下来,端起碗便开始䖓往后者嘴边送,一边极度不耐烦的喂着饭,一边头都不扭的跟沈萧风说道:“你先回去吧。”

      沈萧风张了张嘴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。又对上了洛苓有些不耐烦䬅的眸子,终而转身离开。

      洛苓一勺接一勺喂的飞快,喻濯安倒是展现出了少有的狼狈。他的双手不自觉地搭在碗下面,一边艰难的咽着饭,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:“慢……慢点。”嬎

      临“你是病人,讶不能有自己的想法。”洛苓面无表둭情的藽说完这句话以后ꃫ,手上的速度却是实实在在的༨放慢了不少。

      此鶦后的几天里三ꄧ个人一直是这么度过的。

      眼看紨着洛苓已经没了耐心,但膄是喻濯安的伤就是不见好。

      这天沈萧风送完了饭以后쾦默不作声地离开却忘了关门。洛梨苓只好放下手中的碗起身去关门,谁崣承想刚站起身子衣摆ᖺ便挂在了床边,洛苓一个踉跄眼看着就要摔倒,喻濯安眼疾手快的掀开被子抬脚便下了床想要去拉洛苓。

      但是洛苓짭有釣着一身功夫在身,在摔向地面的前一刻就已经站稳了身子。

      等她回过头看到的却是站在地㦲上的喻濯安。

      塮 四目相对,喻濯安已经可以感受到洛苓的愤蠑怒了。

      比阴曹地府还要阴冷。

      “这就是你说的脚疼?”∓洛苓看着喻늌濯安,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一句话。今早起床的时候喻濯安还嚷嚷着脚疼,就连洗脸水都是洛苓打回来端到他的床前的。

      喻濯安讪讪的笑了笑。

      说起来这丐倒是洛苓第一次见喻濯安笑。有一种乌云散开的情绪萦绕在洛苓的心头。她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降了大半。但还是皱着眉头在喻濯安的脚上狠狠的踢了一脚,“自己吃饭!”

      洛苓这一脚的力度不算小,喻濯安此时还没有痊愈,就算是毫发无伤的脚也经不起这么一下。

      眼看着喻濯安疼的变了脸,却还只羢是面色平淡的回了句,“你倒像是个没吃饭的。”

      洛苓懒得理䍗他,转身回了自己的床边。

      䏏“假正经。”

      许是因为那天洛苓同喻濯安两人的长矛比试过于亮眼,在喻濯安受伤的这几天两个人都被允许可以不参加训练,甚至晚븡上都ᱶ没有人来查他们的房。

      更何况装病一事已经败露。

      ꌣ到嗿了晚上,喻濯安索性大摇大摆的换了衣㩱服当着洛苓的面翻᎞了窗出去。

      他今晚的目标,此刻应该已经在了。

      华灯初上,京城的夜景向来闻名,늤各地文人志士前䬍赴后Ԑ继ñ的来观光,生在当地的人又怎ꅥ会错过。更何况徽是赵恒这种钟爱装腔作势的人。

      n“彺十两银子,不能再多了。”喻濯安看着眼前的船夫,将十两银子紧紧的攥在自己手쩄里,另一只手里则是握了两把折扇。船夫䔋看了看喻霋濯安,又看了看他手中的银子,下意识ꮔ地쌨咽了咽口水。

      “这……”船夫欲仕言又止。

      ᔘ喻濯安的目光更浡加凌冽起来,“十两银子忁难道还不够吗?”

      “够了够了,只是您……”船夫再次咽了口唾沫。 섉

      喻濯安只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快ܮ要被耗㼽尽了,冷冷道:“你可别不识抬举。”

      船夫明显急了,“那您倒是쌫松开钱袋啊。”要知道,一开始﹢他看到十两银子的时候眼睛都快要泛光了,但是览眼前这个一脸凶狠的人就是不愿意松手,也不知道是真心想收买他还是虚情假意的想收买他。

      “……”喻濯㘼安愣了片刻后立马撒了手。脸上的窘剅迫也是؊一闪而过,片刻后,他再次恢复了一副冷静的模样,只见他将手中的折扇赛了一把给船夫,压低声音交代道,驁“一会儿脱了你的句船帽,拿着这䙼扇子,按我说的做……”

      赵恒穿着便衣站在船边看着风ꀌ景,身旁是同样穿着朴素的小吏,“三……少爷,外面风大,要不然还是进ﶸ船里吧,帘子预拉开了一样有美景可看。”赵恒出来前再三交代不要暴露了身份。

      如果说当今的皇子分为两类,一类是⬀明争,一类是暗抢的话,那么赵恒就属于第三类,不争不抢,脑子里没有半分慠的野心,若不是有任务在身,喻濯安也不会想辅佐这么一个人上位。

      “坐在里面看风景的感觉,又岂能跟站在࣓外面相比。”赵恒说完,摆了摆手中的扇子。

      这扇子看上去普普通通,但ꙑ是扇骨却ᠱ是由上好的檀木制成,扇尾处最不起眼的地方镶的也是上好的玛瑙。

      正在赵恒看着风景心里感慨万千ਫ的时焢候,一个同样旘摇着扇子从他面前走过的人却是引起了他的注ﵼ意。若说那扇子的确是没什么特别的,可吸引赵恒的,却是那扇子上面的字。

      “这位兄台ᤤ请മ留步。”赵恒的脑子还没反应镋过来,嘴巴就已经先行动拦住了人。

      拿着扇子的人应声停下,正是方才喻濯像安收买的船夫。

      “不知这位公子有何贵干?”船夫说这话的섊时候显得些许的生硬,毕竟常菜年站在船上吆붟喝,㌜忽鮋然间文艺起来了多少有点不太习惯。但也䐀只好硬着头皮按照鍅喻濯安交代的做。 ᴏ

      舶 “我想问一下,你这뤸折扇上面的字……”赵恒故意᱗买了个关子没有问完,眼睛஌时不时的瞟向船夫。

      索性船夫虽没有文化,却有好记性,于是便按照喻濯安交代的一字一句复述下来,“这折扇上面的书法是来自王羲之,这位公㧁子若是喜欢的话,我带你去见我家公子便是。”

      ㏟ 赵恒虽听的云里雾里,但是却也明白了应当先见眼前的人口中的公子。

      赵恒便点了点头,迈开脚朝着另一艘船走过去。

      喻濯安死死的盯着眼鍶前的杯子,只见杯中的水堪堪过半的时候手上的动作戛然而止。

      “到了。”

      不远处的帘子被人拉开。喻濯安垂着头,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揄笑。

      “啪嗒。”茶壶落桌的同时,喻濯安也伸出了手指向自己面前的座位,“公子请ⴷ坐。”

      赵恒站在门口愣了片刻后还是迈开脚走了过去,他璘轻笑道:“看样子,你倒像是专门等我的?”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