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狗跑的快!

      李星阳有些不悦,冷言道:“我数到三ᴎ,你们磉若是还不䏼离开阴月山,那就休怪我牯无情了!”

      玥 “三!”

      阴月仙子气急:“小子!有你这么数的吗?”

      李星阳덚神情不悦的道:“我想怎么数就怎么数,你们还不走是吧?”

      阴月觤仙子怒气上头,顿时来劲了,“我不走!有픁种你动手!”

      话音未落,两位中年男子立刻架着阴月仙子,朝阴月山外快速飞去。

      “我不走!你们放开我!我要跟那小子拼了!”阴月仙子不满的大声道。

      “宗主,留着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!我们换个地方,再重建阴月宗!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李星阳칫看着阴月仙子滑稽的离开,心中有些感慨,“等把阴月宗的ྲ其他弟子也给皱轰走,这阴月山就清静了。”

      騒李星阳看着不笎远处的荀执事,冷言Χ道了句:“给你个活命的机会㍃,䴨你把这阴月宗除杂役堂外的外门弟子,全部轰走!

       给他们一天时间,一天后还没走的,全部格杀勿论!”

      “我去山上把内门驻地的人全部轰走!” ∧

      荀执事立刻苦笑道:“您不用这么毭绝吧?您当这阴月宗的宗主,不好吗?”

      李星阳神情严肃,有些不屑:“我窻对当宗主没兴趣,我喜欢清静的地方,不喜欢被人打扰!”

      荀执事立刻苦笑着劝了句:“您看,汽我们除您外的所有人都住在敾山下,让刘堂主他来约束我们,您看怎么样?”

      刘堂主也劝了句,“星阳,你婽把他们都῏赶走,这样不太合适吧?”

      媝李星阳神情严肃,道:“这阴月宗的金丹期修士们都没一个好东西,那内门媝驻地的人又有几个是善良之辈?

      我不杀他们,已经是网开一面了。

      뺾他们若是还不识趣,那就灭了他们!省得他们再出去祸祸别人!”

      言罢,李星阳腾空而起,朝着内门⋲驻地方向,快速腾空挪移而去。 셠 篵

      不久后,李星阳来到内门驻地外,快速朝内ꄌ门驻地刑罚殿方向飞去。

      来至刑罚殿外,李星阳施展隐息术将修为恢复到筑基圆满期,而后快步向刑罚殿内行去。

      “什么人!胆敢擅闯刑罚殿!”一值守殿门的中年男子,立刻朝李星阳训斥道。

      李星阳神情严肃,看着那人,道了ꎠ句:“告诉你们刑罚殿的늧王殿主,让他一天之内带着阴月宗所有的内外门弟子,离开阴月山,否则格杀无ꙥ论ᰀ!” 鄛

      ᴀ“哼,狂妄!你等着,看我们殿主等会怎么收拾你!”那位值守殿门的中年弟子甩了덁一句狠话,ᣏ立刻往殿内奔去。

      李星阳缓步走进了刑罚殿,朝殿内行去。

      不久后,那位中쯏年男子叫出刑罚殿的正负殿主,与李星阳在朵大殿中间位置相遇。

      “就是你…扬言要我们눓离开阴月山?”一相貌威严,훱方脸粗眉牛目的蓝袍中年男子,神情严肃的看着李星阳,问道。

      李星阳羐神情严肃,缓缓道了句:“你们阴月宗的阴月宗主,已经带着两位长老提前跑Ⳣ了,外门还躺臤着你们三位长老的尸体,我只给你们一天时间,明天上午九时,还没走的,全部杀鿿了,一个也不留!”

      鎶R “你看着办吧!”

      “小子!就凭你筑基圆满㡄期的修为,你唬谁呢?”

       “外门驻地的荀执事잊知晓鯕你们阴月宗宗主逃跑的事,你问问他便知!

      地上的三具尸体,你们前去看看。

      看看是不是你们卢长老、林长老和叶长老的尸体。

      我쫵的话已给你们곱带到,明天上午九时,我就开始清人了࡜,凡是还没走的,死路一条!

      ⭴ 你们是死是活,自己掂量着办吧㚶!”

      言罢,李៭星阳滐转身朝殿外行去。

      “哼䁞,狂妄!我倒要看看,你到底有何能耐!”蓝袍中年男子王殿主不悦的大声道,随后快速施法聚出一血红大手,朝李星阳全力攻去。

      李星阳感知到王殿主动手后ͩ,立刻转身对着血红大手攻来的方向施展指空生盾术,一面伞状的真气防护气盾,顿时在李星阳右手的中걐指外显化了出去,将血红大手的攻势完全抵挡了下来。

      见⿛状,王殿主立蠃刻从储物袋中取出法器,想要与李楙星阳大샄战ꇪ上一场。

      李星阳迅速从储物袋中取出火龙镖法宝,对着王殿主的喉咙上猛得一标!

      只见火龙镖出手生烟,速度飞快,瞬间击中了王殿主的喉咙!

      王殿主一副难以置信与十分痛苦的表情,看着李쭞星阳,随后缓葡缓往地上倒去。

      李星阳迅速收回火龙镖,冷言道了句:“反抗的下场,就像你们王殿主一蠯样!

      明天上午九时,阴月宗内门驻䛙地与外门驻地的所有活人,我会一一前去击杀!”

      言罢,李星阳转过身去,缓步走出了大殿詨。

      空留下一具홍躺在地上的尸体和两个震惊过度的人。

      李星阳出了刑罚殿,朝内门驻地其他各殿都通知了一番,随后化成一阵清风往山下快速飞去。

      来至外门驻地杂役堂的地界,兒李星阳选了一处较高的建筑物,飞秿到了那个建筑物的最高处,坐在上面先施展了一番消灾祈福术,随后静心ᙆ修炼先天功去了。

      时间匆匆流弃逝,一晃,已到了第二日的上薪午九时。

      在李星阳的监督下,阴껹月宗内外门的弟子基本上싋都잽已离开了外门驻ꔥ地,统一朝一处方向褁离去。

      李星阳施展风遁,化成一阵清风,往内门驻地方向겹快速飞去。

      来至内门驻地外,他迅速在内门驻地上仔细的检查了一番,发现㴪山上除他之外,已空无一人。

      잡 有些心满畋意足的李星阳酢立刻化成一阵清风往山下飞去。

      ࡎ来至外〺门驻地杂役堂的蒵地界内,李星阳命几位猎妖弟子前去将所有的杂役弟폅子、俞队长、王ޙ副队长与刘堂主都请来,说他有要事要向大家宣布。

      跻待众人到齐后,李星阳站在近三百人的队伍前,神情平静的道:“你们都自由了!想回家的可以回家,想在这里继续修炼的也可以在这里继续修炼!”

      “猎妖队的众人也不需要再继续外出狩猎,从今天起,猎妖队正式解散!”

      “至뒔于留下来的人,由刘堂主他来继续约束大家。

      惵凡是动机不纯的,不好好修炼歳的,老是惹事生非的,一律轰出去!”

      “还有,从今天开始,这ᰱ山叫晴阳山,这峰叫晴阳峰!”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